新浪微博 官方微信 旗下:淄博刑事辩护律师网
咨询热线:0533-8999998
| | | | | |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杰盟动态
成功案例
律师说法
新法速递
 

律师说法详细页面

位置: 首页 > 律师说法

与婚外异性共同生育子女就是重婚吗?

来源:淄博律师事务所 作者:king 发布:2020-10-12 修改:2020-10-12

隶属:律师说法 点击:52

甲男与甲女于1993年12月15日登记结婚,婚后生育两女。2017年10月29日经法院判决离婚。
乙女2007年1月23日登记结婚。2008年1月28日经法院判决离婚。
2012年11月14日,乙女购买了某房屋。2008年8月23日,乙女生育儿子丙;2017年8月8日,乙女生育女儿。
原审法院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甲男在与甲女的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实施的行为,足以让他人认为甲男与乙女以夫妻名义对外相称的证据相互矛盾及指控被告人甲男与乙女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的证据相互矛盾。
证人:幼儿园长陈述称,他认为被告人甲男与乙女是夫妻关系,因为两人以父母亲的身份带乙女之子到幼儿园报名。
证人:乙女的邻居1陈述称,被告人甲男偶尔在乙女家居住,见过被告人甲男送小孩的日常用品到乙女家中。他感觉被告人甲男与乙女好像是夫妻。
证人:乙女的邻居2陈述称,被告人甲男和乙女看起来像朋友关系。
证人:甲男、甲女的同事陈述称,被告人甲男和乙女以夫妻的名义送小孩上幼儿园,但她感觉甲男和乙女是情人关系。
证人:乙女的邻居3陈述称,感觉被告人甲男与乙女是夫妻。而甲男的母亲、姐夫、女婿等亲属的证言证实,他(她)们均没有见过甲男与乙女在一起。
综上,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甲男犯重婚罪的证据不足,不予支持;对被告人甲男及辩护人就此提出的辩解及辩护意见,予以采纳。因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三)项之规定,判决被告人甲男无罪。
抗诉机关认为
原审判决认为甲男犯重婚罪证据不足,确有错误,理由如下:
1、邻居的证言共同证实甲男与乙女一起生活并养育了子女。一审法院认为邻居之间的证言相互矛盾。事实上,三人的陈述并不存在矛盾,而是因为甲男没有明示身份,又间隔性离开此地导致三人做出了不同的主观判断。但三人的陈述均一致证实了客观存在的事实:长期以来,甲男与乙女共同居住并共同养育子女。
2、丙的证言称甲男是其父亲,乙女是其母亲,有的时候一家四口周末会在奶奶家。证实甲男与乙女以丙父母的名义共同养育丙及其妹妹。
3、幼儿园园长某证言称,甲男与乙女是夫妻关系,二人以父母亲身份带丙报名。其陈述甲男与乙女以夫妻名义送小孩上幼儿园。
4、需要说明的是,本案中存在矛盾的相关证言基本系甲男的亲属作出。因甲男与甲女自2014年至2018年期间一直在进行离婚诉讼,甲男亲属的证言证明力较弱,不宜采信。
综上所述,现有证据足以证实甲男在与甲女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与乙女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甲男的行为构成重婚罪。
被告人辩护意见
原审被告人甲男提出,幼儿园和医院病人登记回访表上填写了他的手机号码,但是他对此不知情;他没有经常去乙女的住处,也没有在乙女的住处住过;他没有与乙女发生不正当男女关系,乙女的两个小孩与他没有关系;他给乙女发红包是因为这件事情在名声上给乙女带来了很多困扰,给她表示一下歉意;他没有带丙到幼儿园报名;2015年开始甲女在某地蹲守他,一直蹲守到2018年,他不可能与乙女同居;他没有重婚,不构成犯罪。
其辩护人提出:1、本案没有直接证据证明甲男对外宣称与乙女是夫妻关系,抗诉理由不充分。证人的证言中均没有明确甲男与乙女是以夫妻名义对外生活,本案证人中大部分认为是朋友关系,也有人认为是情人关系。
2、证人的证言中也没有证明甲男与乙女对外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检察员提交的新证据可以证明甲男没有与乙女对外以夫妻关系共同生活。甲男与乙女的微信转账记录可以看出两人经济往来是很少很少。在乙女生育女儿时也没有甲男的身影,虽然医院记录中有甲男的电话号码,但关系栏中明确是朋友关系。而且,二审出示的证据是甲男与甲女离婚之后的证据,不应证明甲男有罪。
3、被告人甲男是否构成重婚罪的关键是甲男在婚姻期间是否与她人以夫妻名义共同持续生活,而纵观本案全部证据大部分证据均是个人观点认为他们像夫妻又像情人又像朋友关系,但没有一个证人证实被告人甲男已公开对外称与乙女以夫妻关系在一起生活。只要甲男没有对外以夫妻名义持续生活,其行为最多也只能算是婚内出轨,而不是犯罪行为。
综上,被告人甲男不构成重婚罪。
二审法院认为
(一)事实婚姻能否作为重婚罪的构成要件的问题
经查,《中华人民共和刑法》第百五十八条规定,有配偶而重婚的,或者明知他人有配偶而与之结婚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本案原公诉机关指控甲男犯重婚罪,即认为甲男在法律婚姻未解除的情况下,又与他人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存在事实婚姻,应认定构成重婚罪。最高人民法院于1994年12月14日(法复〔1994〕10)发布《关于施行后发生的以夫妻名义非法同居的重婚案件是否以重婚罪定罪处罚的批复》,该批复明确表示:新的《婚姻登记管理条例》发布施行后,有配偶的人与他人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的,或者明知他人有配偶而与之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的,仍应按重婚罪定罪处罚。
虽然,最高人民法院2013年(法释[2013]2号)《关于废止1980年1月1日至1997年6月30日期间发布的部分司法解释和司法解释性质文件(第九批)的决定》将法复〔1994〕10《批复》废止了。但是,最高法院在废止原因中明确系因为“婚姻登记管理条例已废止,刑法已有明确规定”,也就是说,该批复被废止的原因是其进行解释的主体——《婚姻登记管理条例》已经被废止,因此该《批复》才予以废止,并不代表《批复》规定的法律适用原则不再适用,对于侵害我国婚姻法规定的一夫一妻制度的事实婚姻行为,仍应当追究相应刑事责任。
(二)重婚罪中事实婚姻的认定问题
经查,重婚罪的设立目的是为了保护“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重婚罪的主要特征是男女一方或者双方已有配偶的人之间非法建立夫妻关系的行为。应当对重婚罪中的事实婚姻关系与民事法律所规定的非法同居关系相区分。重婚、有配偶的人与他人同居均是我国《婚姻法》所禁止的行为,两者都是发生在合法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与婚外异性同居的违法行为。但前者不仅违反了夫妻忠贞义务,更侵犯了我国一夫一妻制的婚姻关系,是被我国刑法明确规定的犯罪行为;后者仅是一般的民事违法行为,根据《婚姻法解释(一)》第二条的规定,“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是指有配偶者与婚外异性,不以夫妻名义,持续、稳定地共同居住”。根据该《解释》可知事实重婚不仅要求行为人与婚外异性同居,还要求是“以夫妻名义”“公开”“持续、稳定地”同居生活。
(三)关于甲男的行为是否构成重婚罪的问题
经查,1、甲男与甲女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未与其他人登记结婚,仅能通过是否存在事实婚姻关系来判断甲男是否构成重婚罪。
2、虽然丙的证言及其他证人推测、猜测,甲男与乙女共同生育了小孩,但共同生育小孩并非是构成事实婚姻的要件,现有证据也不能证明系甲男所生。
3、虽然有证人证明甲男与乙女在一起居住多年,但也存在相关反证,无法确认甲男是否与乙女持续、稳定地共同居住生活。
4、本案证据可以证实,甲男、乙女从未对外宣称是夫妻关系,也没有在亲戚、朋友、邻居中公开其与乙女的关系。正因为甲男、乙女未公开确认过彼此的关系,所以在邻居、朋友之间对于乙女、甲男的关系存在不同的判断。
5、抗诉机关试图通过证伪的方式即证明甲男、乙女所说内容不属实来证明其他证人所说属实,但是该种方式只能影响对甲男、乙女所说内容真实性的判断,不能弥补在本案事实认定中存在的证据缺陷,不能让原公诉机关的证据链形成闭环。
综上,现有证据不能证实甲男与乙女公开以夫妻名义,持续、稳定地共同居住,不能认定甲男与乙女之间存在事实婚姻关系,原公诉机关指控甲男与他人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的证据不足,不能认定甲男构成重婚罪。
原审判决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抗诉机关的抗诉意见于法无据,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抗诉。

上一个新闻:法定不认为是犯罪

下一个新闻:山东杰盟律师事务

 
友情链接: 淄博律师网 淄博律师事务所 山东淄博律师网 淄博刑事诉法网 淄博刑事辩护律师网
山东杰盟律师事务所 @ 版权所有 淄博律师事务所,淄博最有名律师事务所,淄博刑事辩护律师
电话:0533-8999998 传真: 0533-3155973 邮箱:35529360@163.com 邮编:255000 地址:淄博市张店区华光路62号风景华庭商务楼13层
在线客服

微信公众账号